井陉:天路情歌

栏目:花语 来源:中国微山网 时间:2019-10-10

天高云淡,万木霜天。航拍器的视野里,五彩金秋的背版,一条施工中的天路在群峰之巅斗折明灭,把绵绵群山,层层梯田,悠悠古村,巍巍古城......串成一轴弥漫着浓郁乡愁的“太行秋色”长卷。

“民心路”、“富民路”、“厌倦浮华之后心灵的‘回家’路”、“体现当代井陉精神的丰碑路”......沿途采访,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称谓,却表达着共同的满意、一样的感动!

井陉:天路情歌


“再困难,也比凿绵右渠、修张河湾水库时的条件好的多!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发展生态文化旅游。”市委、市政府如是对我县的发展定位。京昆高速石太北线、南二环西延建成通车,南绕城高速、平赞高速全面开工......高速公路和国、省干道 “六横三纵十联一环”绘制出我县新交通图,以县城为中心、对外沟通省会、对内连接各乡镇政府驻地的“半小时交通圈” 形成,困扰我县发展的交通“瓶颈”打破,昔日的边远山区县变身省会城郊县。“到乡下去,重返自然,亲近传统文化”成为都市人的时尚。全国首批“千年古县”,5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镇),44个中国传统村落,4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乡愁资源得天独厚。打造都市人 “心灵回归家园”,把乡愁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成为我县转型发展的战略抉择。“砸锅卖铁也要把文化旅游产业做大做强,真正让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资源成为我们现代人的财富”。

井陉:天路情歌


古村落全省首屈一指,每逢节假日,探营我县古村落成为驴友、车友、户外群等现代“蚁族”首选;民俗文化惊艳全省,连续四届春节民俗文化游,每届都吸引京、津、冀、并都市圈数十万的游客。“形不成产业优势,叫好不叫座!”无论是外来游客,还是我县人自己,都这样认为。为什么?单打独斗,形不成规模。“整合”成为我县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向着产业优势转变的必然。如何整合,对正经历转型巅峰之痛的我县已成燃眉之急。

井陉:天路情歌


地图上,天长、秀林、于家、南障城三镇一乡,左拥甘陶,右抱绵水,首尾相连,唇齿相依。这里坐拥全县仅有的四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镇),规划的几条春节民俗文化游线路悉数于此,如果组团开发,抱团发展,“钱途”无限。但问题是那一道道横亘其间的山!仅以大梁江村和核桃园村为例,地图上看,两村隔山相望,村与村之间直线距离不过3公里,但要从现在的公路走,还得绕道山西,至少走4倍的路程,并且所经之地是堵车为家常便饭的307国道。如果从秀林高速口开始,经于家乡、天长镇、南障城镇架山修一条路,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井陉:天路情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山上修连接三镇一乡的旅游路,这么艰巨的工程,这对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环保“紧箍咒”倒逼大背景下正处转型巅峰之痛,却“屋漏偏遭连夜雨”,刚刚遭受7·19洪灾重创的我县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再困难,也比凿绵右渠、修张河湾水库时的条件好的多!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井陉:天路情歌


2016年11月8日,立冬的第二天,上午10时许。县委领导带着交通运输部门负责人和大梁江村党支部书记梁瑞锁以及县委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从大梁江村出发,沿着地图上反复看了无数遍的那条线路,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徒步四个多小时,行至于家乡的张井沟村。“这条路必须马上修,一天也不能再等了!”实地查看之后,终于下定最后决心!“要修就一次性修到位!” 二级路标准,路基宽12米,路面宽度11.4米!


井陉:天路情歌

“只要能把这条道修好,就算砸锅卖铁、倾家荡产、把我这把骨头填进去都不亏!” 这是一方缔造英雄传奇故事的土地,淮阴侯韩信背水一战降赵破燕,刘光才据险抗法赢得庚子大捷......一个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激励着一代代陉山儿女;这是一片孕育时代精神的热土,张河湾、绵右渠精神,九六·八、七·一九抗洪精神......一座座精神的丰碑在三川九岭间飞扬着天地正气、人间正道!旌旗所指,万众争先;号角吹响,龙腾虎跃!修路!修路!修路!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在陉山绵水间全面打响!时势造就英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修路过程中,一幕幕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人间活剧不断上演,缔造了、缔造着井陉版的“天路”精神。


井陉:天路情歌


马国强,县交通局地方道路管理站副站长,从工程一开始就奔波在第一线。正是这位土专家,凭着自己过硬的专业本领,和对我县事业强烈的责任性,敢向权威说不,用脚板为我县丈量设计了这条“天路”。开始,市专家否定了我县山脊天堑上修路的方案,并提出了隧道连接的方案。如是,造价奇高不说,还有违我县决策者“打造与沿途风景融为一体的景观路”初衷。“不信权威信脚板!” 几个月的时间里,马国强硬是用自己的双脚为“天路”开辟了路基。路基贯通,市里的那位专家再次亲临现场,由衷竖起了大拇指。

井陉:天路情歌

翻开于家乡人大主席张志军那摞厚厚的签字薄, 343个红红的手印无言诉说着群众的支持。这条16.723公里长的“天路”,有13公里在于家乡境内,涉及8个村,343户征地、迁坟。张志军负责施工的总协调。“说实在的,接手这项工作时心里发怵!”这位在乡镇干了18年的中年汉子坦言当初的感觉。“工作做得那么顺,连我都不敢想!”说起那些朴实的群众,这个四十多岁的硬汉子唏嘘动容。年过六旬的张井沟村民尹巧玲,在得知道路要经过自家祖坟时,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带着儿子迁移8个坟头、16口人的墓穴。抗美援朝革命烈士亲人坟前的道白更让人感动:“为国家咱连命都不要了,还在乎为乡亲们修路腾个地儿吗?”

井陉:天路情歌

“只要实打实为群众办事,没有做不通的工作。”这是西柏山村年过七旬的党支部书记耿二科的事后感言。他们村是旅游路的起点,几年前张河湾蓄能电站移民征地更加剧了他们村的人地矛盾。“开始群众反映强烈,干部压力很大。”他说,工作再难也要做,否则就成了井陉的罪人。在镇工作人员的配合下,他强忍着剧烈的膝关节疼痛,挨门挨户反复做工作。“下跪磕头的心都有!”最后一份协议签字后,他哭了!伤心、激动、感动......其中滋味,只有他知道。

井陉:天路情歌

资金,是修路最大“瓶颈”,捉襟见肘的县财政800万元的启动资金已是使出了“洪荒之力”,但至于这个预算耗资9亿多元的“天路”工程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怎么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在于家乡,笔者见到了一份详细记录旅游公路施工用工情况表:于家寨坡梁润昌(4.23—5.2共10天)支援一辆工程车、一台铲车(50型号),乾昊(4.14—4.16在于家寨坡共3天)支援工程车1辆...... 南张井村支部书记尹国红,修路一开始他把自己的工程设备开上了工地,几个月下来仅加油站就欠了40多万元。 “上面给不了钱,自己想法慢慢还。俺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老虎火之乡,修好路,游客多了,乡亲们富了,贴了也高兴”。同样的感动来自于南障城镇大梁江村支部书记梁瑞锁。这个常把“个人富了不算富,带动大家致富才算富”挂在嘴边的共产党员,5年前扔下自己外地企业,回村带领乡亲们开发古村落旅游,累计为村里事业贴进290多万元,把这个名不经传的偏僻山村打造成全国知名的古村落,这次他为修路又垫资了300余万元的工程款。今年9月20日,儿子在县城结婚,第二天他就回村修路。“只要能把这条道修好,就算砸锅卖铁、倾家荡产、把我这把骨头填进去都不亏!” 面对笔者的采访,他说得那么从容、淡定。

井陉:天路情歌

人心齐,泰山移!800万的启动资金, 2个多亿的“天路”工程!10个月形将告竣!一带三舍串九景,寄乡情山居,忆梯田农耕,观山石林翠。不久的将来,当人们在这条多彩、多情、多景的“天路”上纵情放歌的时候,可曾记得脚下的这条“心灵返璞归真的‘回家路’”背后的故事,知道这条“天路”是座凝聚了井陉智慧、创造了井陉速度、标记了井陉质量、贡献了井陉方案、丰富了井陉精神内涵的丰碑路!(此文写于2017年10月)

采访题记:接到采访旅游路建设之初,并没有感觉它和其它的道路建设有什么区别,随着实地深入的采访,了解了旅游路建设的意义所在。自己驱车行驶在初期没有优化的旅游路上,50度的陡坡下滑下来,多少有些胆战心惊,了解了建设者的不易。与乡镇、村干部群众交谈采访,感受最多的是乡镇干部的务实,村干部群众的朴实。几日的采访被他们所感动,早有枕边放个小笔记本的习惯,夜间想到采访亮点,赶紧记下来,深怕把谁遗漏。这条路在全县环保压力加大,财力紧张的关键时刻,干部群众无私奉献,自力更生,用井陉智慧创造出井陉速度催生了井陉质量诠释着井陉精神,我们有理由相信旅游产业成为井陉的朝阳产业、富民产业不会太远。 王保龙
井陉:天路情歌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