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看不懂的电影凭什么吸引人?

栏目:雾霾 来源:固安信息港 时间:2019-01-1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图片源自网络】



姜文的电影,我只在很多年前看过一部《让子弹飞》。十几岁的年纪,生活里有太多自以为的苦恼和新鲜事儿,看电影只图消遣的快感,不在乎更细腻的感受,所以记忆十分模糊。《邪不压正》算是第一次感受到姜式电影风格,很诚恳地说,没看明白。但从雪夜杀人开始,就一直被吸引着看了下去。不觉得无聊,反而觉得挺有意思。区别于一些故事隐晦、基调沉郁的文艺电影,这部电影挺爽利,又魔幻又现实,从一开始就以哈姆雷特式的故事立住了。

?

说到感受,最强烈的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不是那么回事儿。

?

雪夜杀人,男主独活。复仇主题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但越看到后面越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男主李天然虽有复仇愿望,却因为克服不了自身恐惧没法实现。从他被救的那一刻起,但成为了一颗棋子,存在于蓝青峰下的那盘大棋里,直到最后也不是靠自身力量破局。中间部分,以为基调会落在家国大义这种更宏大的主题上,但后来发现又不是那么回事儿。蓝青峰所谓的大业其实没什么庄重感,那句暗号跟开玩笑式的,到最后化作泡影也并不让人遗憾。

?


人物塑造上也让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主角光环不强,这点莫名让我欣喜。李天然简单、热忱,能够躲子弹却没勇气复仇,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源自外界的推助。可以说从头至尾被动,人物层次并不丰富。同样的还有关巧红,都是理想型、美好型人物,但并不深刻。反倒是几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因为复杂性更耐人寻味。唐凤仪最后的一跃、蓝青峰执意救张将军,这些人物身上,因为有超出观众期待的变化,反而更丰满立体。最让我惊喜的是廖凡这个反派,跟唐凤仪的纠缠、与李天然的敌对、和蓝青峰、根本一郎的周旋,每一面都演绎得到位。

?

讨巧的人物大多单薄,还是虚虚实实,复杂多变比较有意思。看到最后,我会对开始就认定的正和邪,有一个从怀疑到重新确定的过程。好的没那么好,但终究是好的;坏的没那么坏,可以理解,但也不用到原谅的地步。这不就是,我们真实生活的世界吗?

?

另一直观的感受,就是觉得这部电影挺有意思。故事虽然丰满,但比故事更强烈的,是情绪。这种情绪非常零散,像是有意布置下的,让人不时捕捉住零星一点儿。嘲讽蒋介石写日记、饺子醋的讲究、两三次提到蓝府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地方、根本一郎歪解论语、只会写五个字的华北第一影评人等等,这些细节跟电影搭不上边儿,导演似乎挺执拗于用这些细节来表达情绪,或讽刺、或调侃、或怀念。

?

姜文也许是一个特别怕庄重严肃的人。原本李天然在老北京屋顶上,一身黑衣跑酷,挺符合复仇侠者的形象。但导演偏要在后面,设置一场光着屁股在屋顶上跑的戏码。像是刻意做的对比,削弱主角光环,打破正面人物的既定印象。师兄弟决斗那场戏,原本上帝视角。于空中俯瞰,雪白的鹅卵石地、日式庭院、形成三角的三人,拍摄和布景让画面庄严而有美感。偏偏朱潜龙忘了地上有五把枪,跑到房顶去找枪。以乌龙打破庄重,伸张正义时也不忘幽默一下,让人看到姜文作为老北京身上混不吝的那股劲儿。

?


个人觉得不太好的一点,是电影的节奏。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内容塞得太满,想表达的太多。若不是几个主要人物都还立得住,很容易感觉混乱。而剧情转变的迅速,有有种生拉硬扯的割裂感。比如,李天然从洋爸爸之死到对蓝爸爸深信不疑并无条件服从之间,缺乏感情的过渡。作为一个没什么自主意识的人,最后与根本一郎、朱潜龙对峙时,又能识破他们的套路,见招拆招,还能引诱朱潜龙承认杀人。这种转变,我个人觉得生硬。

?

无论是文学还是电影,都有内在的逻辑和秩序。人物从立起来那一刻,便由不得创作者把控。创作者的作用,是让每个角色走上既定的归宿。之所以说这部电影的人物立得住,是最后兜兜转转,每个人都转到他应有的位置上。于朱潜龙、根本一郎、蓝青峰来说,是万丈高楼塌了,因果循环下的必然结局;于李天然、关巧红来说,是重拾勇气、个人成长后的新起点;于唐凤仪来说,纵身一跃成就自身完满。姜文即便个人意识再强,情绪抒发再多,也依然是在朝着一个大方向走,维持住了电影本身的秩序。

?

荒诞、魔幻、调侃,还带有点小俏皮,反映的却是扎扎实实的现实世界。这种手法西方艺术里常用。《邪不压正》是老北京的底子,西方艺术的表现形式。一种挺奇妙的融合,贯穿电影始终。这种方式,姜文有时运用得很好,有时又会弄砸。分寸感把握的好坏,决定了观众能否看懂,能看懂多少。但也许,姜文并没有在着重考虑这件事。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